碳酸狂魔柿

找我不在就是在学校了。

【雷安】距离

■请注意cp,雷安only
■文笔不行,ooc有
■因为是突发奇想所以没有唠唠叨叨了√
■可能语序有点乱【我好困哦。。。
■感觉写得很矫情
■可以接受的请往下拉

1.
         我死了。
         安迷修很清楚的意识到这件事。
         早在几天前,他和雷狮百年难得一见的并肩作战,然后被出乎意料地偷袭。
         不多,一刀致命。
        都说骑士应该死得悲壮,但他却就这么死了。死得简单,死得无声,倒下去,就什么都没了。
        生命,真的很易碎。
        不甘心,真的不甘心。
        但是现在又是怎么一回事?为什么死后,自己还没有消失?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抬起手试图遮住阳光,然而阳光却穿过他的手,他的身体,直射到地上。
       现在的自己,是个什么样的存在?
       不知道该去哪,乱晃时看到了雷狮。想了想,他跟了上去。

2.

        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,安迷修和雷狮是情侣。
         在这个大赛里,居然还有爱情的存在。
         在安迷修死前的不久,他们才刚确立关系没多久。尚在磨合期,还处于敌人向情侣转换的微妙关系,未来还有着无限可能,也许可以一起看许多壮阔的风景,也许可以一起经历人生的风风雨雨。两个人就像被外界因素干扰,本来像平行线一样毫不相干甚至是性格完全相反的人,有了交汇,有了接触,尝试互相理解,未来还有无限的故事。
         如果还有可能的话。
         安迷修迷迷糊糊地打了个哈欠,靠着树干打算午睡。不远处的雷狮在杀敌,他的杀敌方式一如既往的毫不留情又血腥暴力。参赛者的惨叫声伴着耳不忍闻的血肉碎裂声传到安迷修的耳朵里,他只是把头扭到了一边继续犯困。这个人他认得,以前安迷修被偷袭得已经习惯,这个人他都已经很熟了,碰上雷狮可以说是倒霉至极。
        凹凸大赛里,本就没有什么善良,有也只是相对的好人。安迷修相对其他参赛者可以说是好人了,但好人可不是滥好人,若真的冒犯到底线,就真的一点不留情面。
        更何况,他现在只是一个什么都碰不到的灵魂体。
        仅此而已。
3.
        偶尔,他看见雷狮会去扫墓。
        说是墓,但其实里面并没有尸体。凹凸大赛最方便的就是死后尸体会数据化,不需要打扫,没有鲜血和尸体的腐臭,没有死亡的气息,但同时也是最残忍的,什么都没留下,一点念想都没有。
         他看着雷狮靠墓碑坐着,连花都不带,只是喝酒。
         安迷修坐在墓碑上看着雷狮。
         倒是对死者尊敬点啊,表情一点都不像来扫墓的,安迷修想。
         不过也对,都不是什么矫情的人,这已经是他对自己最温柔的时候了吧,如果看到雷狮在自己坟前哭哭啼啼,痛哭流涕什么的,自己怕是要被吓活。
        想到雷狮在墓前哭泣的极度ooc的样子,他竟有些想笑。
         雷狮并没有留太久,把带来的酒喝完了就要走了。他是个骄傲的人,不会矫情,也不能矫情。
         他在走之前看了一眼墓碑,这一眼很长,很长,长到安迷修都有一种雷狮可以看到自己的错觉。
        “切,”雷狮发出了一声嗤笑,“我会是大赛第一的,骑士道白痴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那你加油啊?”安迷修轻声说。
         然而他听不见。

4.

          安迷修觉得最近闲到无聊,什么都碰不到,什么都做不了,看着雷狮战斗心里就痒痒的,好想再战斗一次,好想再碰到武器一次,好想再热血方刚一次,好想……
         好想,再活一次……
         是日落时分,火红的挣扎着的残血的太阳烧着了附近的云朵,大红大紫,云蒸霞蔚,悲伤又壮观。它以燃烧自己为代价散发出金色的光芒,给这个充满诱惑又残酷的世界镀上一层金边,掩盖住它残忍的,嗜血的真实,就好像它只是一个普通的富饶的星球,一副欣欣向荣的景色。
        把猛兽砸成肉酱的雷狮停下了动作,抬头看到了这样的景象。

        “安迷修……”雷狮发出一声几不可闻的类似于呼唤的呢喃,被吹散在风里。
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叹了口气,“我在。”

        但是你能知道吗?
        平行线终究是平行线。
        我和你,隔的,不止是一个世界。
——END——

评论
热度 ( 44 )
 

© 碳酸狂魔柿 | Powered by LOFTER